2017年09月24日
2017-09-04    

潮流生意正从边缘走向中心 YOHOOD为什么这么火了?

 

 

  去年的嘉年华活动吸引了近5万人次入场参观,今年的数字将只增不减。 

  5年时间过去,如今YOHOOD的景象已大为不同。

  从9月1日到3日,1日的VIP预览票迅速售罄,网上甚至炒至上千元,150元起跳的后两日门票已经余票不多。仅从明星阵容来看,YOHOOD的规模阵势已经令人不敢小觑。Pharrell Williams来了,顶级涂鸦艺术家Futura、日本潮流领军人物NIGO®长尾智明、余文乐、五月天阿信、李宇春、蔡依林、林俊杰都来助阵。 而活动参展品牌多达150个,其中不乏Nike、adidas neo、Vans、Air Jordan等主流品牌。

  数据显示,去年的嘉年华活动吸引了近5万人次入场参观,今年的数字将只增不减。 如今的YOHOOD究竟是什么,已经很难一言蔽之。但可以确定的是,它已经成为中国潮流购物的风向标。有业内人士甚至指出,YOHOOD对亚洲潮流圈的影响,就像四大时装周之于时尚圈。

  2012年,YOHO!潮流志创始人梁超决定做一个类似于嘉年华的市场营销活动,目的是让更多年轻人认识YOHO!这个媒体品牌,最直接的,还是为YOHO!BUY电商导流。当年第一届YOHOOD开始举办。

  此时,潮流文化在中国还是不温不火。虽然距陈冠希的潮牌CLOT创立已9年,距五月天阿信的潮牌STAYREAL成立5年,距李晨与潘玮柏的NPC成立3年,2012年的国内潮流文化仍然局限于小众圈子。潮流文化从日本传到香港和台湾,再传到内地,欧美潮流文化尚显陌生。

  和任何圈子文化一样,圈内外存在严重壁垒。圈内人对藤原浩、高桥盾、Stussy、bape等名词如数家珍,圈外人却不懂为什么一件简单的印花T恤要卖到四位数。

  即便受众规模不大,2011年正式独立运营的有货网也因其细分性和针对性获得一批忠实粉丝,此前有货网只是潮流杂志YOHO!潮流志的电商频道。YOHO!潮流志的创刊则追溯到2005年,80后梁超带着没有任何杂志经验的10人团队完成创刊。

  2008年,YOHO!潮流志拥有了网络版,其中就包括一个电商频道。但是梁超做得最对的事恐怕是将电商零售业务从杂志业务中直接剥离,用符合商业模式的方式做电商。如今已完成连贯的产业链,现在,潮流生意初具规模。

  如你所见,从一门“圈子”生意到一个可以向社会发出声量的完整行业,YOHO!走过的路也是中国潮流文化走过的路。在这五年内,行业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YOHO!自身业务的不断壮大自然有迹可寻。事实上,YOHO!潮流志并不是最早涉足潮流文化的本土杂志。比如,2006年创立、来自香港的MILK也曾在国内潮流媒体掌握主要话语权,但是二者如今在势头上远不如YOHO!,最主要的原因在于YOHO!背后资本的推动,投资线上线下一体化,完成潮流生态圈闭环。

  2011年成立有货网后,2013年有货网尝试为设计师孵化潮牌。5年来,有货网孵化了40多个潮流品牌。去年,这些品牌的销售额达到了2亿元,销量最高者超过6000万元。2013年梁超又开办了针对女生的《YOHO!GIRL女生志》杂志,增加了女性潮流的细分市场。不久前的YOHO!GIRL 4周年的浩大声势证明该杂志的日益剧增的影响力。

  现在,YOHO!潮流志实现从媒体到电商,再由电商带动媒体的商业模式。有分析师,有货网可以通过自建电商的大数据来获取消费者的兴趣与偏好,并由此制作相应的杂志内容。尤其在以千禧一代为主要消费力的年轻一代,人们对这一群体的喜好捉摸不透,数据反而成为最有力的支持,更有针对性的内容才能时刻消费者和读者的忠诚度。这样的良性商业模式继续获得了资本的青睐与推动。

  据时尚头条网早前报道,从成立至今,YOHO!共完成4轮融资,2015年7月,获得达晨创投领投,CMC华人文化基金、远镜资本、赛富基金与祥峰投资跟投的近1亿美元D轮融资,或将在国内上市。

  不过,时势造英雄,YOHO!之所以成功还是因为赶上了好时机。

  2014年底,一个在热衷于启用素人模特、打破传统时尚常规的地下品牌Vetements横空出世,这个在法语中名为“衣物”的品牌完全颠覆了接下来3年的时尚趋势。同年,由说唱歌手Kanye West造型顾问Virgil Abloh创立的品牌Off-White诞生。2015年初,Kanye West与adidas Originals联名的Yeezy Season 1登上纽约时装周官方日程。

  与以往的潮流品牌不同,Vetements、Off-White和Yeezy的出现正式宣告街头潮流与高级时尚的界限被打破,三者“登堂入室”侵入了象征着高级时尚的四大时装周日程。而在此之前,街头潮流从来不在主流时尚杂志的报道议程中,奢侈品牌与潮流品牌永远以彼此看轻的姿态自居。

  如今,街头潮流的影子在奢侈品牌的设计中随处可见,“酷”取代了“优雅”成为人们对衣着的追求。有潮流分析师认为,休闲运动的风格将是时尚的最终归属,因为舒适与个性更符合自由主义的社会潮流。特别是对年轻人。 当Louis Vuitton与Supreme合作的消息传出,标志着奢侈品牌与潮流品牌隔阂正在清除。察觉到潮流风向变化、选择拥抱潮流文化的奢侈品牌大多得到了可观的回报,LV凭借这个联名系列获得立竿见影的业绩增长。包括意大利高级时装屋Valentino等在内的奢侈品牌都有意将设计风格向街头靠拢。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早在1994年成立的Supreme这两年突然这么火。一夜之间,人们都穿上了超大卫衣,Supreme Box T恤 ,VANS滑板鞋和Yeezy椰子鞋,潮流文化不再是小圈子的文化,而变成了全球的流行趋势。也有很多潮流文化忠实粉丝对于奢侈品牌联名表示不满,但是毫无疑问的是,风向变了,行业正在翻篇。

  有了互联网,10年前人们必须通过潮流杂志获取从香港传来的二手潮流资讯,如今的中国年轻人终于可以与欧美潮流文化同步。错过了藤原浩的时代,中国年轻人终于赶上了Vetements、Supreme、Off-White的时代。一直被有限渠道压抑的潮流需求一旦拥有释放的空间,就开始呈爆发之势,YOHO!见证了潮流文化从边缘走向中心,抓住了这一机会。

  YOHO!此时在年轻潮流市场已经没有什么竞争对手。时尚杂志终于反应过来要去迎合年轻消费者的个性需求,但是时机略晚,转身也不够彻底。Vogue推出Vogue Me,ELLE推出Super ELLE,针对的仍旧是“读者群”,而YOHO!生态圈培养的却是“粉丝群”,YOHOOD满足的是年轻人吃喝玩乐穿的全方位需求。正如VANS和Supreme等潮流品牌将社群性奉为品牌灵魂,当前年轻人对社交和个性化的需求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而这正是YOHOOD建立的壁垒。

  当时尚大刊降低姿态迎合娱乐明星的时候,年轻人已经开始追逐潮流偶像。翻阅YOHO!潮流志和YOHO!GIRL微信公众号不难发现,报道拥有个性风格的KOL占比远超过娱乐明星,拥有社交影响力的独特个性的KOL对YOHO!来说更加重要,比如,YOHO!GIRL造型总监Fil小白在微博上拥有170万粉丝。

  更重要的是,规模日趋强大的年轻消费者如今拥有了消费能力和话语权,千禧一代甚至Z世代已经拥有购买潮流商品的经济实力,潮流生意正迎来消费者成熟的时机。有分析指,当前已是潮流生意爆发的前夜。

  《中国有嘻哈》火了。这档网络综艺节目掀起的全国嘻哈热潮也把嘻哈文化、街头文化延伸出去的街头服饰抬到了风口,也催生了国内估值3000亿的嘻哈周边生意。吴亦凡穿的Supreme,Young Bridge的Saint Laurent宽边白色眼镜,Brant.B小白的Gucci T恤,直接刺激了中国消费者对潮流服饰的需求。

  现在,95后为主的潮流人群,正在改变人们的认识,他们被认为是当前最具潜力,也将是未来最大的消费群。显然,YOHO!已抢占这一先机。根据贝恩咨询的统计数据,在潮流服装市场,中国的市场将达3000亿的规模。

  现在,潮流的生意正从边缘走向中心。

 

 

  去年的嘉年华活动吸引了近5万人次入场参观,今年的数字将只增不减。 

  5年时间过去,如今YOHOOD的景象已大为不同。

  从9月1日到3日,1日的VIP预览票迅速售罄,网上甚至炒至上千元,150元起跳的后两日门票已经余票不多。仅从明星阵容来看,YOHOOD的规模阵势已经令人不敢小觑。Pharrell Williams来了,顶级涂鸦艺术家Futura、日本潮流领军人物NIGO®长尾智明、余文乐、五月天阿信、李宇春、蔡依林、林俊杰都来助阵。 而活动参展品牌多达150个,其中不乏Nike、adidas neo、Vans、Air Jordan等主流品牌。

  数据显示,去年的嘉年华活动吸引了近5万人次入场参观,今年的数字将只增不减。 如今的YOHOOD究竟是什么,已经很难一言蔽之。但可以确定的是,它已经成为中国潮流购物的风向标。有业内人士甚至指出,YOHOOD对亚洲潮流圈的影响,就像四大时装周之于时尚圈。

  2012年,YOHO!潮流志创始人梁超决定做一个类似于嘉年华的市场营销活动,目的是让更多年轻人认识YOHO!这个媒体品牌,最直接的,还是为YOHO!BUY电商导流。当年第一届YOHOOD开始举办。

  此时,潮流文化在中国还是不温不火。虽然距陈冠希的潮牌CLOT创立已9年,距五月天阿信的潮牌STAYREAL成立5年,距李晨与潘玮柏的NPC成立3年,2012年的国内潮流文化仍然局限于小众圈子。潮流文化从日本传到香港和台湾,再传到内地,欧美潮流文化尚显陌生。

  和任何圈子文化一样,圈内外存在严重壁垒。圈内人对藤原浩、高桥盾、Stussy、bape等名词如数家珍,圈外人却不懂为什么一件简单的印花T恤要卖到四位数。

  即便受众规模不大,2011年正式独立运营的有货网也因其细分性和针对性获得一批忠实粉丝,此前有货网只是潮流杂志YOHO!潮流志的电商频道。YOHO!潮流志的创刊则追溯到2005年,80后梁超带着没有任何杂志经验的10人团队完成创刊。

  2008年,YOHO!潮流志拥有了网络版,其中就包括一个电商频道。但是梁超做得最对的事恐怕是将电商零售业务从杂志业务中直接剥离,用符合商业模式的方式做电商。如今已完成连贯的产业链,现在,潮流生意初具规模。

  如你所见,从一门“圈子”生意到一个可以向社会发出声量的完整行业,YOHO!走过的路也是中国潮流文化走过的路。在这五年内,行业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YOHO!自身业务的不断壮大自然有迹可寻。事实上,YOHO!潮流志并不是最早涉足潮流文化的本土杂志。比如,2006年创立、来自香港的MILK也曾在国内潮流媒体掌握主要话语权,但是二者如今在势头上远不如YOHO!,最主要的原因在于YOHO!背后资本的推动,投资线上线下一体化,完成潮流生态圈闭环。

  2011年成立有货网后,2013年有货网尝试为设计师孵化潮牌。5年来,有货网孵化了40多个潮流品牌。去年,这些品牌的销售额达到了2亿元,销量最高者超过6000万元。2013年梁超又开办了针对女生的《YOHO!GIRL女生志》杂志,增加了女性潮流的细分市场。不久前的YOHO!GIRL 4周年的浩大声势证明该杂志的日益剧增的影响力。

  现在,YOHO!潮流志实现从媒体到电商,再由电商带动媒体的商业模式。有分析师,有货网可以通过自建电商的大数据来获取消费者的兴趣与偏好,并由此制作相应的杂志内容。尤其在以千禧一代为主要消费力的年轻一代,人们对这一群体的喜好捉摸不透,数据反而成为最有力的支持,更有针对性的内容才能时刻消费者和读者的忠诚度。这样的良性商业模式继续获得了资本的青睐与推动。

  据时尚头条网早前报道,从成立至今,YOHO!共完成4轮融资,2015年7月,获得达晨创投领投,CMC华人文化基金、远镜资本、赛富基金与祥峰投资跟投的近1亿美元D轮融资,或将在国内上市。

  不过,时势造英雄,YOHO!之所以成功还是因为赶上了好时机。

  2014年底,一个在热衷于启用素人模特、打破传统时尚常规的地下品牌Vetements横空出世,这个在法语中名为“衣物”的品牌完全颠覆了接下来3年的时尚趋势。同年,由说唱歌手Kanye West造型顾问Virgil Abloh创立的品牌Off-White诞生。2015年初,Kanye West与adidas Originals联名的Yeezy Season 1登上纽约时装周官方日程。

  与以往的潮流品牌不同,Vetements、Off-White和Yeezy的出现正式宣告街头潮流与高级时尚的界限被打破,三者“登堂入室”侵入了象征着高级时尚的四大时装周日程。而在此之前,街头潮流从来不在主流时尚杂志的报道议程中,奢侈品牌与潮流品牌永远以彼此看轻的姿态自居。

  如今,街头潮流的影子在奢侈品牌的设计中随处可见,“酷”取代了“优雅”成为人们对衣着的追求。有潮流分析师认为,休闲运动的风格将是时尚的最终归属,因为舒适与个性更符合自由主义的社会潮流。特别是对年轻人。 当Louis Vuitton与Supreme合作的消息传出,标志着奢侈品牌与潮流品牌隔阂正在清除。察觉到潮流风向变化、选择拥抱潮流文化的奢侈品牌大多得到了可观的回报,LV凭借这个联名系列获得立竿见影的业绩增长。包括意大利高级时装屋Valentino等在内的奢侈品牌都有意将设计风格向街头靠拢。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早在1994年成立的Supreme这两年突然这么火。一夜之间,人们都穿上了超大卫衣,Supreme Box T恤 ,VANS滑板鞋和Yeezy椰子鞋,潮流文化不再是小圈子的文化,而变成了全球的流行趋势。也有很多潮流文化忠实粉丝对于奢侈品牌联名表示不满,但是毫无疑问的是,风向变了,行业正在翻篇。

  有了互联网,10年前人们必须通过潮流杂志获取从香港传来的二手潮流资讯,如今的中国年轻人终于可以与欧美潮流文化同步。错过了藤原浩的时代,中国年轻人终于赶上了Vetements、Supreme、Off-White的时代。一直被有限渠道压抑的潮流需求一旦拥有释放的空间,就开始呈爆发之势,YOHO!见证了潮流文化从边缘走向中心,抓住了这一机会。

  YOHO!此时在年轻潮流市场已经没有什么竞争对手。时尚杂志终于反应过来要去迎合年轻消费者的个性需求,但是时机略晚,转身也不够彻底。Vogue推出Vogue Me,ELLE推出Super ELLE,针对的仍旧是“读者群”,而YOHO!生态圈培养的却是“粉丝群”,YOHOOD满足的是年轻人吃喝玩乐穿的全方位需求。正如VANS和Supreme等潮流品牌将社群性奉为品牌灵魂,当前年轻人对社交和个性化的需求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而这正是YOHOOD建立的壁垒。

  当时尚大刊降低姿态迎合娱乐明星的时候,年轻人已经开始追逐潮流偶像。翻阅YOHO!潮流志和YOHO!GIRL微信公众号不难发现,报道拥有个性风格的KOL占比远超过娱乐明星,拥有社交影响力的独特个性的KOL对YOHO!来说更加重要,比如,YOHO!GIRL造型总监Fil小白在微博上拥有170万粉丝。

  更重要的是,规模日趋强大的年轻消费者如今拥有了消费能力和话语权,千禧一代甚至Z世代已经拥有购买潮流商品的经济实力,潮流生意正迎来消费者成熟的时机。有分析指,当前已是潮流生意爆发的前夜。

  《中国有嘻哈》火了。这档网络综艺节目掀起的全国嘻哈热潮也把嘻哈文化、街头文化延伸出去的街头服饰抬到了风口,也催生了国内估值3000亿的嘻哈周边生意。吴亦凡穿的Supreme,Young Bridge的Saint Laurent宽边白色眼镜,Brant.B小白的Gucci T恤,直接刺激了中国消费者对潮流服饰的需求。

  现在,95后为主的潮流人群,正在改变人们的认识,他们被认为是当前最具潜力,也将是未来最大的消费群。显然,YOHO!已抢占这一先机。根据贝恩咨询的统计数据,在潮流服装市场,中国的市场将达3000亿的规模。

  现在,潮流的生意正从边缘走向中心。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