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4日
2017-09-04    

Dior等大牌专属的时装档案库为何成年轻品牌的标配

 时装历史档案库曾是Dior等历史遗产丰富的品牌专属领地,但现在已经成为大大小小时装公司的必备。事实上,目前有若干创办于10多年前的高级成衣品牌不断投资于这一领域,目的各有不同,并不止于设计灵感。

  “为什么十年算是一个里程碑,因为那时品牌能够比较自如分配投资,可能要甚于所谓的‘纪念意义’,”常住纽约的独立档案工作者Julie Ann Miles表示,她曾与Jason Wu、Proenza Schouler、Tom Ford和Ralph Rucci合作:“尽管投资金额可能会令人望而却步,但我总是告诉客户,我们能让这项超棒的资产用起来,不但能抵消档案管理的成本,还能激发消费者对品牌的兴趣,”她继续说,“我经手的项目有4位数的,也有耗资几百万美元的。”

  “这能帮我保持每一季的连续性,”Derek Lam同名创始设计师林健诚表示,他在14年前发布的第一季时装的同时就开始创造“初始的”时装档案,但也坦言因为有些走秀款卖给了私人客户,档案也并不完整。“有时候,再看以前的系列或是某些单品,能给我指出未来想要探索的方向。”2011年春夏系列就是林能平从档案中选出自己最喜爱的作品,在原来基础上做出改进,他自己描述是“超级满足”,并补充表示一旦出现知识产权纠纷,档案也能成为公司反击的“弹药”。

  “对我来说,时装档案库是非常值得去做、也和目前很相关的事情,因为这已经成为了超棒的灵感来源,而且还建立在时装公司历史基础上的,”Jason Wu同名创始设计师吴季刚补充说,他刚刚开始重新修复服装单品,用无酸纸和纸板来包装最早能追溯至8年前创作的第3季作品:“要创造未来,必须认识过去。”

  还有Roksanda Ilincic,当她在2015年庆祝自己创办于伦敦的品牌10周年之际,时装档案成为了一项很重要的工具。为了纪念创办10周年,她创作了10件品牌标志性单品的精确复刻版——并不断地在设计新系列时继翻看档案。“我认为档案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档案能够帮您了解品牌的DNA和身份认同,”Ilincic说,“再者,这对刚刚入职的新员工来说也是熟悉我本人作品的好方法。”

  Ilincic曾经将自己早期的系列堆叠起来,散落存放在不同橱柜里,真正开始考虑建立像样的时装档案不过只是5年前。但她用的不是一处储存空间,而是选择了不同地点的好几个储存空间,聘请自由职业管理员进行全年维护,这相对在她设计工作室附近租用大型存储空间并聘请全职管理员能够节省不少开支。

  “每年会发布4个系列,这样会有很多单品,所以我并不是每一件单品都会归档的,”她说,“这是一项投资,但是当未来某些单品重新获得价值,就会再次变成潮流,价值就会比原来更高。”给创作能带来的好处也很吸引人,“设计师时间是很紧的,所以档案就变得重要,”Ilincic说,“有些东西光看衣服照片是看不到的,比如最终处理和结构。如果你面前就放着这件衣服,查看和复制就变得很容易了。”

  要创造未来,必须认识过去。“时装档案库的兴起与时装展览这个现象联系也十分紧密,”策展人Shonagh Marshall表示,他曾在伦敦萨默塞特大宅举办了时装展览,曾帮助Christian Louboutin和Alexander McQueen等时装公司建立档案(后者在同名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去世后,2010年才开始创造正式的档案。“创办10年的设计师品牌当年成立的时候,很少会认为自己的衣服会进博物馆或是展览,但如今,当代创作的服装与历史服饰一同进入时装展览也是被人们接受并愿意看到的。”

  Marshall建议设计师们保留好品牌早期阶段的重要作品,而不是在样品销售阶段卖光所有衣服。“Alexander McQueen把他第二个系列的衣服丢进了伦敦国王十字区某个夜店外的垃圾箱,就是因为不想花钱租存衣间,”她谈到的McQueen因丢掉整个系列而臭名远扬的事件。“他还要花钱请人来穿衣服。”

  Marshall还提醒设计师们不要将档案当做是“一次性”投资,而要当做需要持续关注的长期项目。“我可以先做起来一个档案库,但是要维护档案库得是一项全职工作,”Marshall说:“你不能总想着抄近道省事,尤其是对你要长期使用的项目。”飞蛾虫咬、光褪色、化学品接触、汗渍、气温等因素可能都会对这些宝贵的服装造成破坏。

  当然也可以选择外包服务。纽约的Garde Robe是数家总部位于的纽约的时装品牌合作的服装存储商,包括Jason Wu、Oscar de la Renta和Carolina Herrera(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成员品牌能够得到折扣,因为该服务商是CFDA的正式合作伙伴)。“有些设计师品牌只需要我们保管几十件单品,有些可能会送来30000件,”Garde Robe销售与营销副总裁Doug Greenberg表示:“2001年,我们推出了类似电商网站的网络衣柜Cyber Closet服务,所有的产品是按照颜色、图案、装饰与设计师分类。你可以创建一个‘购物车’,我们会把购物车里的东西送到工作室或是拍摄地点,保证服装是‘走红毯都没问题的’无污点状态。”

  时装档案也不一定都是由服装组成,还包括公司重要的商业记录或是品牌那些‘稍纵即逝的时刻’。时装档案库工作者Rio Jade Ali曾与奢侈品时装屋和小型独立品牌合作,表示档案库服务能够满足企业内部各类广泛的部门需求——不仅限于设计工作室。“也可以做成是营销内容或社交媒体活动为主导的档案,”她说,“都得看你在传讯上需要什么样的叙述。人们对这方面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意识到保存原初形式的潜在机会。”

  Erdem Moralioglu得到有博物馆工作背景的专业人士的帮助,建立了自己品牌的档案库:这些专业人士将设计师的历年系列、以及在伦敦时装周办秀期间暂时使用的灵感板、布景等档案化。Moralioglu说:“多数情况下,我每个系列都是完整的;少数情况下,我会缺某些单品,我们会着手重新回购这些单品,因为这对我和我的团队来说都是很重要的资源,”Moralioglu的个人品牌创办于2005年:“这需要投入很多精力、金钱与时间,但这实在太重要了。”

  但也不是人人都这么想。非季度出版物《Archivist》编辑Dal Chodha补充说:“我认为,长度仅在10多年的档案不是太有用。”该杂志每期都关注一个特定品牌的时装档案库,最近一期则是Chloé。他表示,对年轻品牌来说,建立与维护时装档案或许会让设计师把时间和资源从主要目标——卖衣服中分散掉。“建立时装档案库是很奢侈的,因为多数设计师还得想方设法卖掉自己设计的夹克。”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